首页>人文财经>悦读

                  喀拉峻草原的阳光

                  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38469;?#38388;:2018-10-11

                    刘宇辉

                    新疆那么大,我想去走走。这个想法已经有好多年了,直到今年8月才得以成行。约上几位朋友做好了旅行前的准备,可是新疆有那么多美丽的湖泊、美丽的草原、美丽的高山,还有那么多神奇的城堡、神奇的风情、神奇的传说,总而言之,那里值得去的景点实在是太多太多。由于我们此行的时间有限,最后选择了北疆伊犁一线。

                    选择伊犁,除了那里有很多令人神往的景点,还因为那里有一位久未谋面的老朋友。经过一天的飞行,从南京经停宜昌到乌鲁木齐,再换飞伊宁,直到傍晚才入住酒店。朋友用丰盛的具有当地特色的美食招待大家,酒是自然少不了的。这是一?#20540;?#22320;产的用葡萄酿造的高度酒,纯粹的蒸馏提取,口感不错,据说这是中国的白兰地,即?#36141;?#22810;了,第二天早上也不头晕。酒喝到尽兴时,朋友如数家珍般向我们介绍着周边的景点和这几天的行程,他说得最多也详细的就是喀拉峻风景区。

                    喀拉峻风景区是国家5A级风景区,占地1050亩,位于新疆的西北部,海拔在2000~2800米,是天山世界自然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景区内有雪峰也有峡谷,有森林也有草场,有?#20301;?#30340;鳄鱼湖也有奇丽的九曲十八弯,还有仙水神泉、“胡同”瀑布、天籁之?#20540;?#33879;名的景点。

                    到达喀拉竣草原海拔最高点的时候,已是北京时间18点了,可是这里的太阳就像夏日午后两三点钟般的热烈,整个身体在阳光下暴晒,时间稍久,?#25104;?#22909;似有几只蚂蚁在爬动。

                    这个时候的阳光是穿透薄薄的云层,斜刺里照过来的,光芒万丈,如果你的目光不经意间与她触碰,顿时无路可逃,只有紧闭双眼,举手投降。就连光芒周边的云朵,也被她炫得面颊绯红,只有远处的?#33258;疲?#22312;蓝天的映?#21335;攏葡?#22320;散步。

                    阳光洒在草原上,是那么均匀,?#20040;?#32511;的草地铺上了一层金黄,像画家的调色板,把晴空下草原的大美变成一幅油画,冲击着你的视线,你不停转动身体的方向,欣赏着画面色彩明暗的对比,你用眼睛调整焦距,让画面的构图更加的生动。

                    夜里,大自然给草原洗了个澡,留在小草身上的露珠,像是妈妈给宝宝们擦的护肤霜。可是现在,它们在与阳光的?#34433;紛分?#20013;,早已无?#25300;?#36394;了,只有微风吹来时,它们才扭动腰肢,跳起欢快的舞蹈。草场上的草干湿度正佳,人们可以躺在上面,尽情地享受阳光的沐浴,此刻,闭目养神应该是最好的选择。所有的疲?#35895;?#38451;光从头到脚一点点赶跑了,所有的?#34924;?#34987;阳光一点点融化了,随之而来的是幸福和甜蜜被一点点灌输到你的体魄,也许这就是一?#25991;?#27075;,也许这就是手游里的一次注血。

                    享受过喀拉峻草场上日光浴的人们,焕发出新的生机,他们在草地上?#28872;?#25381;洒,面对镜头,摆出各种造?#20572;?#23601;连平时?#36824;?#35328;笑的老大哥,也张开双臂紧紧地抱住他的爱妻,让朋友们从不同角度拍出属于他们的草原之恋。

                    两个哈萨克少年骑着马儿,欢快地出现在我们面前,?#27492;?#20457;的样子,年龄估摸在12岁左右,他俩骑马的?#38469;?#26159;那样娴熟,身高虽然还不及马鞍,但上下马的动作是那样轻盈,手中的鞭儿只是与马?#34433;?#30340;道具。他俩朝我们微笑着,黝黑的面庞上露出洁白的牙齿,笑容是那样灿烂,他俩不停地向我们招手,示意要我们骑一下他俩的马,在草地上跑一圈,眼神中透露出满满的童真和期望。我说,你们的?#26194;?#21253;真漂亮,话音未落,小伙子立马收起了笑容,一脸的严肃,非常认真地告诉我,这个不叫?#26194;?#21253;,叫毡房。他还说,?#26194;?#21253;外立面?#21069;?#33394;的,而毡房外面还有花纹呢。我会心地笑了,?#34892;?#20182;给我上了一课。

                    为了表示对小伙子的友好,我跨上了小伙子的马鞍,刚把双脚伸进脚踏,只见小伙子单手抓住马鞍,纵身上马坐在我的身后,紧紧地贴着我,从我的身体两侧伸出双手握住缰绳,双脚一?#26032;?#32922;,我一个趔趄,还没有?#20174;?#36807;来,马儿已经缓缓地在草地上跑将起来。马儿跑得越快,小伙子手中的缰绳也抖动得越快,他的身子也贴得我越紧。我感到了他的肋骨不停地在我后?#34924;?#25394;,也似乎感觉到他的心跳,他的体温和散发出的活力给了我无尽的快乐。

                    小伙子的陪骑回到了出发点,毡房前的烤肉飘过一阵阵的香味,两个多小时的草原之旅很快就要结束了,太阳依?#36824;以?#21888;拉峻的上空,阳光依然洒满整个草原,我真的不舍得就此返程,也不忍这么快就与载着我在草原驰骋的小伙子道别。

                    喀拉峻草原的阳光是热烈的,她可以?#27492;?#19975;物,也可以让人们血液沸腾。

                    喀拉峻草原的阳光是温暖的,她可以送来光明,也可以?#33796;?#27599;一个人的心田。

                    我多么希望?#36745;?#31163;去,生活在草原上,享受喀拉峻阳光的呵护,直到慢慢老去?#25442;?#32773;是裁一片喀拉峻草原的阳光,带回我的故乡,让扬子江畔从此也如草原般惬意。

                    (刘宇辉,曾为?#19981;?#30465;马鞍山市财政局局长。出版有诗歌作品集《云?#30465;貳?#22312;《财政文学》《中国财经报》等文学刊物发表作品多篇。)

                  0
                  相关推荐 >

                  中国财经报微信

                  ×

                  国家PPP微信

                  ×
                  伊藤开司最后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