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人文財經>悅讀

                  南水北調頌

                  來源:中國財經報 發布時間:2018-10-11

                    

                    譚瀅

                    今夜,我推開一切阻礙挑起一盞紅色的紗燈,手執經卷,從楚地丹陽起身,膜拜范蠡、范曄、三閭大夫、歐陽修這些歸隱于山林的先人。請允許我凈身潔面,雙膝脆地,接納少許靈氣。讓我把心中深沉的愛傾訴給片母性的水域。

                    丹江,一塊絕世美玉被南陽揣于懷中,散發著溫潤而清澈的光芒。在煙波浩渺的丹江水畔,我要學一只凌波微步的鷺鳥,自在逍遙地享受這安謐恬淡的時光。那只逶迤而至的小船,似一只飛箏翱翔于藍天。在江上泛舟,打漁曬網,讓生命之水化作涓涓溪流流經肉身的河床,滋潤七經八脈。這些上蒼降予的福份,我要趁白云過隙之際悄悄接納!

                    江水,有著玻璃的質地,和江南絲綢的柔軟。此刻,我想潛入一條魚兒的體內,制造一些小小的波瀾。還要虛心向流水學習綿長和雋永。

                    當大地出現枯竭,當生命瀕臨絕境,丹江,舉著葡萄藤蔓似的手臂,來緩解遠方的干涸。擠擠撞撞、浩浩蕩蕩的水,如一萬匹馬馳騁于蒼茫的大地,如大地交出身體里的舍利,如母親擠出身體里的真金白銀,讓子子孫孫反復啜飲。

                    那汩汩的流水刻錄著故鄉的鳥鳴和月光,帶著水杉、杜仲、銀杏、連香的芬芳;攜著黑鸛、白鶴、鷺鷥的問候,離開故園,輾轉、流離,不辱使命。讓遠方的人燒水、煮茶、做飯、濯洗;讓江水在他們的身體里靜靜流淌,流淌成綿綿不絕的手足之情。

                    在時光的琴弦之上,遠方的人在流水的伴奏下吟唱。大地,會因為一條河的牽系,而變得更加牢固。

                    (譚瀅,中國詩歌學會會員,河南作家協會會員。詩歌散見于多家文學刊物。就職于洛陽文學院。)

                    
                  0
                  相關推薦 >

                  中國財經報微信

                  ×

                  國家PPP微信

                  ×
                  伊藤开司最后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