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重要新闻>观察

                  有信心 有条件 有基础——2019中国经济形势展望

                  作者:崔春雨 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38469;?#38388;:2019-01-24

                    在国际形势复杂严峻,经济面临下行压力的背景下,对于2019年经济形势,市场上不乏担忧甚至悲观之声。?#28304;耍?#22312;近日举办的国研智库论坛?第五届新年论坛上,多位专家学者表示,我国发展?#28304;?#20110;并将长期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变,四大因素将支持中国经济的长周期发展。

                    正确认识“稳”“变”“忧”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经济运?#24418;?#20013;有变、变中有忧。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伟认为,要正确认识当前经济形势,关键是要理解其中的“稳”“变”“忧”。

                    首先,要正确把握“稳”的总体态势。从转型进程看,我国经济由高速增长阶段稳步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迈进,经济发展质量在?#20013;?#25913;善,2015年以来GDP增速连续15个季度稳定在6.5%-7%之间,全要素生产率?#20013;?#22238;升,经济转型的进程稳步推进。从就业、价格等一些经济指标的关系来看,我国经济实际增长与潜在增速基本一致,核心经济指标之间也比较匹配。从结构调整看,近几年,针对我国经济发展中的结构?#24742;?#30462;,中央坚定不移地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三大攻坚战,在去产能、去杠杆、控债务、控地产、强环保等方面取得了显著成效,为高质量发展奠定了一定的基础。

                    其次,要深刻理解“变”的主要内涵。当前,世界经济格局、全球经贸环?#22330;?#20135;业转移、风险特征等都在发生深刻变化。世界经济格局之变,体现在全球经济力量对比发生着根本性变化,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正处于重构关键期。全球经贸环境之变,体现在全球经济和贸易扩张步伐放缓,主要经济体之间经贸摩擦加剧。产业转移之变,体现在科技创新和产业变革进入密集活跃期,产业链调整和产业转移出?#20013;?#29305;点。风险特征之变,体现在新旧风?#23637;?#23384;叠加,风险应对的?#35759;?#21644;复杂度有所加大。我国?#28304;?#20110;经济发展阶段转换期,经济结构调整仍在?#20013;?#26032;旧动能转换仍在进行,旧的风险仍未排除,新的风险特别是跨市场、跨部门、跨地域风险逐步凸显,在总需求趋弱的情况下,协调?#20173;?#38271;、调结构、防风险的关?#30340;讯?#21152;大。

                    最后,要充分重视“忧”的潜在影响。当前,国际国内环境发生着深刻变化,产生了新问题新挑战,增量问题与存量问题并存,长期问题与短期问题交织,特别是在我国推进高质量发展和应对世界经济治理体系变化的过程中,有的问题和困难我们遇到过,积累了一些解决问题的经验,更多的问题前所未见,加大了解决问题的?#35759;齲?#26356;加重了市场和公众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担忧”。 具体而言,主要是担心中美经贸摩擦改变我国发展进程,在国际经贸规则重构中我国被边缘化;担心实体经济困难,企业效益下?#25285;?#23601;业压力加大,国内需求不足;担心国家政策的协调配合和落实效果难到位,市场微观主体活力难以释放;担心关乎国家经济命脉的关键?#38469;?#21463;制于人,产业升级步伐受阻。“这些‘忧’是我国迈向高质量发展必须解决的问题和必须闯过的关口。”李伟强调说。

                    用三种思维看待战略机遇期 

                    尽管面临巨大的外部环境压力,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仍然作出了中国发展“?#28304;?#20110;并将长期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的论断。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隆国强表示,要用三种思维来认识和看待战略机遇期。一是国别思维。讨论战略机遇期一定要从中国的发展阶段及自身的优势、劣势以及发展目标出发,而不是笼统地说是机遇还是挑战,脱离一个国?#19994;?#23454;情讨论战略机遇期是没有意义的。二是动态思维。同样的世界变化,过去看来,可能是重要的战略机遇,但是随着我们在全球分工地位变化等自身条件的转变,现在看未必是机遇;相反,过去看曾经是挑战的因素,现在可能成了新的机遇。三是辩证思维。要辩证地看待机遇和挑战。我们经常讲“危中有机?#20445;?#20294;很多机遇本身也可能转化为挑战,这一点需要特别警惕。

                    当前的战略机遇期有怎样的内涵?隆国强认为,一是?#25512;?#19982;发展是世界的主题。我们要一心一意谋发展,聚精会神搞建设,把自己的事情做好,进一步增强综合国力,这是重大判断,是新兴大国的重大机遇。二是新一轮?#38469;?#38761;命和产业变革在加速推进。从历史上看,重大?#38469;?#21464;革是全球格局洗牌最重要最根本的力量,新?#38469;?#38761;命为实现跨越式增长带来机遇。三是我们面临新的国际发展机遇。在工业化起步阶段,我们抓住了制造业跨境产业转移的机遇,推动了快速工业化;今天全球并购、海外投资?#20219;?#21019;新和高质量发展带来国际机遇。

                    “面对战略机遇期,我们要有强?#19994;?#26426;遇意识,谋定而后动。在新的高质量发展目标要求下,调整开放战略;振奋精神,充满信心,以强?#19994;?#21382;史责任感和紧迫感把战略机遇转化为行动。”隆国强说。

                    四大因素将支撑长周期发展  

                    “我国发展不仅?#28304;?#20110;并将长期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长期向好的总体态势也没有改变,我国依然有充足的信心和底气。”商务部部长助理李成钢认为,我国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有改革开放40年积累的坚实发展基础,有开放包容的发展理念,开放的中国不仅带来自身高质量发展,也将为世界经济增长注入新动力,比如为全球贸易提供更大的市场,为全球发展提供更多投资,为全球创新提供更大动力。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陈文玲认为,四大因素将支撑中国经济的长周期发展:一是能与经济增速保?#20013;?#35843;的宏观政策体?#25285;?#21253;括逆周期调节、微调、精准“滴灌”等在内的调节手段,不会让经济断?#29575;?#19979;行;二是基础设施的不断完备;三是?#25237;?#21147;红利仍将释放5—10年;四是城镇化进程。

                    陈文玲提出,需要重新确立制造业发展的指导思想,服务业要在三次产业结构中占主体,但不是占?#20173;?#22823;越好。制造业作为强国之基、大国重器,要转型升级,迈向中高端,而不是让服务业替代制造业。在新的区域发展布局中,可考虑将制造业有序向中西部转移,向边境转移,形成新的产业链体?#25285;?#25226;产能变成新一轮竞争的优势。

                    “我国的战略机遇期没有结束,但最应该被重视的挑战和风险来自于我们自己。”对于下一步发展,她建议,一是要有适应新一轮改革开放要求的根本性、基础性、方向性的宏观经济政策设计;二是进一步释放生产力,特别是科学?#38469;?#36825;个“第一生产力?#20445;?#35201;有相应的制度设计;三是形成与国家大战略相匹配的优质人才制度。四是进一步完善制度优势,更好应对未来大国间的竞争。

                    “2019年宏观经济形势压力不小,但越是在困难的时候越要坚定信心,必须看到,我们的?#19994;?#27604;以前更厚实了,经验比以前更丰富了,发展的韧性更强了,只要按照中央确定的战略布局,落实好各方面政策,充分激发微观主体活力,就一定能够闯过发展中的关口,开辟高质量发展新局面。”李伟说。

                    
                   
                    
                  0
                  相关推荐 >

                  中国财经报微信

                  ×

                  国家PPP微信

                  ×
                  伊藤开司最后怎么样了